注册 登录
老干部之家 返回首页

阳光100离退休支部的个人空间 http://www.lgbzj.com/?26322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漫漫人生路》第三人称历史网络小说 九部六卷第三章

热度 2已有 46 次阅读2017-5-5 09:21 |系统分类:文学创作| 卢沟桥事变, 漫漫人生路, 日本鬼子, 网络小说, 中华民族

第三章 少年曹金(一)

曹金的少年时代,也正是中华民族遭受屈辱的岁月,他小小的心灵记录了那难以愈合的 创伤。

193777卢沟桥事变后,日本全面侵略中国的战争开始了!当年94日由日本本土增援的一○九师团一一八旅团从沧州沿盐山、庆云、王判镇方向南侵。1223从曲堤渡过黄河。25日占领周村后继续南犯淄川、博山。使曹金终生难忘的19361228夜晚,日军经东关大街攻入博山城,这座古老的城池陷落了。

时值隆冬、天寒地冻。27日下午、人们惊恐不安地站在高处向北眺望着。北方彤红的火光映染了天际,隐隐约约传来隆隆的炮声。听说,日本鬼子已占领周村、张店、正向淄川开进呢!已经有小队小队的韩复渠大刀队经河滩边的公路向莱芜方向逃窜。

曾几何时,在徐家胡同、长泰炉近邻的一处废家园中。一百多条壮汉,灰军装、大盖帽。并配备着一色的大刀片、盒子炮、马拐子、机关枪。每天早上练操时,上身漂白汗衫、雪亮的刀光、鲜红的刀把绸饰、在阳光照耀下交相辉映。舞得相当威风。围观的人们觉得依稀听见:“…………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气势雄壮英勇无畏的军歌,寄予无限的希望。然而这伙兵却不是那些与日寇进行浴血奋战的十九路军英雄的大刀队,而是军阀、汉奸韩复渠的走狗。欺压老百姓确实如狼似虎,可是对日本鬼子却是闻风丧胆,一批一批地滚蛋了!据说还抢了几家商号。

人们已经感到大难即将来临,呼妻唤子竟相归家。家家关门闭户。街上静悄悄,连平日爱吠的狗也销声匿迹了!人们就像待宰的羔羊,凄惨地畏缩着,等待着日寇地到来。人们都深深地感到了异族入侵民族危亡的压力。不久、呯叭、呯叭的枪声与轰轰隆隆的炮声逐渐清晰。

午夜、天特别冷。大街上的青石板上都结了冰,距曹金门口数十米远、路南的杂货铺西邻挑吃水的泉子边,冻冰已成光溜溜的玻璃滑道。没有声也没有风,空气似乎已经凝固。

突然、从东关大街的东头、秋谷方面,传来呱哒、呱哒、……………的马蹄声。蹄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急、后来马蹄声变成哗哗的鼓点般的震耳声,那是一小队奔驰的斥候兵。在寂静的黑夜里,声音已传遍东城区。人们无奈地相对而视,‘来了!’绝望的眼神,令人催泪。似乎在吃水泉前的街上,胡啦啦响了一声随即伴有叽里呱啦地怪叫声、似是人声又似狼嚎。这是日本鬼子的马匹在冰上滑倒在地的动静,一会儿、又趋平静。正在念佛的老奶奶啐了一口,气呼呼地骂道:“摔死这些婊子生的!”。天刚显亮,大队的日本兵向城里开拔。靠街人家的大们都被敲开了,大宅派住一个小队,曹金家却住了两个小队。粗野的日本兵,把小曹金和奶奶、母亲、叔叔及惠生表兄五口人撵到西屋里住。大批鬼子兵进家强占了北屋、南屋和东屋。这些矮礅礅,头戴钢盔、身着黄呢军装、脚穿反皮高帮钉铁掌的鞋。皮腰带、皮子弹盒还是新崭崭的,仍在散发着牛皮的嗅气。刺刀鞘与饭盒、水壶砰得当当响。一个全腮胡子的瘦子,还从裤袋里掏出两块黑糊糊的糖果,招呼小曹金:“小孩的、米喜、米喜!”,曹金吓得直往后躲。母亲见事不妙,乘南屋还未住上鬼子,迭忙拉着曹金从南屋后窗,爬到石家后院再翻到杨家林、后地。藏到城南钱家大院的夹壁墙里避难。

这时日本人还未进入南关一带,这里暂时还能安生,大家小户均紧闭大门悄无人声。人们的一切应变活动,都在暗地里进行着。有后门的走后门,有后窗的钻后窗,没有后窗、后门的翻墙头,从背街小巷里溜着串联。

中午、主人家煮了一锅菜豆腐,缺油少盐。每人分一碗,算是这一天的饭食了。

这座夹壁墙只有一个窗子靠邻居的夹户道,人们只能从夹户道里爬窗进屋。里面很窄巴、五个妇女三个孩子紧挤在一起,白天倒也安静。天一黑、侵略军都出来四处游荡,个个喝得烂醉。街上到处是敲门声、吼叫声、枪声。随之而来的是中国人的哭喊声、尖叫声、呻吟声,不祥之兆已漫至城南。

忽然夹胡同道里有穿皮鞋人的脚步声和哇里哇啦含糊不清的鬼子叫喊声。原来是一个鬼子兵,闯进夹胡道里。他醉熏熏的,拿着手电筒摇摇晃晃地从窗子口爬进来。电筒照亮了房中的避难人,这个畜生狞笑着:“哈哈!这里花姑娘大大的有!”说着便钻进屋里,挨个将众人照过一遍。随后大吼一声,将车站前来此避难的、一个刚结婚的小媳妇大凤、如同老鹰抓小鸡般拖出屋去。这伙妇幼弱者,人人自危,谁敢吭声。天亮了,大凤才回来。年仅十八、九的**,一夜之间老了十多岁。披头散发、满脸伤痕,浑身上下沾满了土、泥浆、污秽。她像秋后霜打的鲜花,一言不发的蹲在角落里呜咽哭泣。日本侵略者的暴行和做亡国奴的耻辱,多年来一直记忆在曹金的脑海中,永远抹不掉。母亲对曹金低声说:“这里待不住了,咱们到钱家胡同你七姨家躲躲。”二人从夹胡道轻声走出,过南门便来到十字路口钱家胡同,进入开馆子的苏家大院。七姨的年龄比母亲大,两姊妹相见如隔一世,痛哭一场。

七姨说:“咱娘家都逃出去了,就不放心你们和我们,还留下一个觅汉等着你们娘俩呢!”我家一窝孩子,哪里也去不成。好在翻过二娘家的后墙就是后地,还好逃走。你看后边的窗子不是大开了吗!”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