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老干部之家 返回首页

枫园牧人的个人空间 http://www.lgbzj.com/?24786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五四忆往

热度 5已有 58 次阅读2017-5-4 10:07 |系统分类:心情文字

                                      五四忆往
      今天是五四运动九十八周年纪念日,也是中国青年节。为了那逝去的青春年华,将此文发出来,以作自勉吧!
      我是一九五七年四月六日加入青年团的,当时叫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后来改名共产主义青年团,我是第一批佩戴团徽的团员之一。发放团徽的仪式非常隆重,是区团委书记亲自给戴上的,当时的自豪感荣誉感几天都没有消退。第二件事发生在1957年上半年,反右斗争前的大鸣大放时期,全国有些大学中由于大鸣大放言论激烈,引发了集合游行的事件,济南市搬运工人闹事,就发生在这时。济南回民中学由于建立高中部问题引发了毕业生集会,围攻市教育局领导和学校校长的事件。当时回中毕业班四级有四个班,计划高中招收二个班,不能满足每个毕业生都能升入高中的愿望。于是在一天市教育局领导来校检查工作的时候,在几个同学的带领下将他围住,提出增设二个班的要求,情绪越来越激烈。当时我们正在自己教室内打乒乓球玩,听到闹声出来时,前院已挤满了人,七嘴八舌地也听不清说些什么,都到下午放学时也不散去,不让领导去吃,还给他买来窝头,让他吃饭后做出答复。晚自习前后,部分同学回教室,另一部分同学在一个姓郭的副校长尽力劝说下才慢慢的散去。这次事件是我遇到第一次学生事件。这次虽然当时没有处理学生,却给以后的政治运动埋下了伏笔。
      到了1958年在学生中开展“三面红旗”学习活动,共青团整风和社会主义教育等活动,就开始在学生中抓“反动学生”。在反右斗争规定内,有不准在中学生中打“右派”的条文,但到实施社会主义教育时,却变相整学生,我们班没有“反动学生”,在同级其他班却“抓”出一、二个。在班内或全级部开辩论会(实则是批判会)大家都必须发言表明态度,尤其共青团员更要旗帜鲜明立场坚定地站在斗争最前线。当时我发言不积极还受到老师的批评。后来那两个挨整的同学背着“留团查看”的处分毕业后去了东北谋生。
      另一件事是,当时我们这些初中生也有早恋的个别现象。我们班里有一对同学就发生这种事情,不仅影响了学习,也不利于同学之间的团结。燕老师知道后,不是直接批评,谴责,而是通过团干部中的女同学,用一帮一的办法去劝解早恋中的那位女同学。虽然效果不理想,并招惹一场风波。但燕芬老师也没有处分任何人,而是适当地对2人进行教育。后来,事实证明这对海誓山盟的“金童玉女”最终也没有做成夫妇。我现在尚记得是:燕老师的苦口婆心和那位早恋男生在黑板上奋笔疾书的四个大字“恋爱自由”了。
      一九五八年夏天,我从山东济南回民中学初中毕业,考入济南三中高中部十四级。当时济南三中,在如今济南实验中学这个地址。报到的头一天,站在大门口向外看,有种俯看天下的自豪感,心中非常骄傲。我从回中毕业时,班主任老师找我谈话,告诉我:若报考回中可保送入学,但我执意考济南三中,惹得老师不高兴。这次被录取,有点皇天不负有心人之感,所以心中骄傲。
     宽敞漂亮的学校大门,是全市中学仅有的,对面郁郁葱葱的四里山,巍峨高大的英雄纪念碑,给人以天天向上的启迪。美丽的校园内,一座座漂亮的花坛,奇异花卉争奇斗妍,蜜蜂、蝴蝶绕花飞舞给人以生命的感觉。校园前部是宿舍区,路的两边各有一片杨树林,夏日午后,林中蝉鸣声,歌声,琴声,欢笑打闹声,学生们打球的吆喝声混合成一片美丽的交响乐。激励着大家进入那“动感地带”。后院是教学区,各有数排青砖青瓦高大敞亮的教室。教室地面高出路面两三个台阶。教室内,墙壁粉刷的雪白。两排明亮的大窗户,屋顶很高,让人走进去,就感觉心情舒畅。坐在这里,听名师娓娓动听的讲课,简直是一种享受。从这里不知走出了多少知名的专家、学者、艺术家。仅我所知,光我们十四级就有数十名。例如著名山东大学教授解洪祥、孙富增、李媒、李班;济南画院著名画家王炳容、回族作家电影艺术家唐英超(唐愚)、济南中心医院著名神经内科主任刘希汉、市电力医院内科主任胡仲勲,还有企业家、政府官员等。
   学校后部是个四百米跑道的大操场,各种运动器械应有尽有。济南三中的体育水平,在济南中学内,也是数一数二的,尤其是足球队更是打遍全市无敌手。那时,我们对校足球队员可崇拜啦!我们级有位姓梁的同学就是全体男生的偶像。
   我考济南三中不仅为了学校环境优美,更重要的是冲着三中有名老师多去的。当时三中汇集了一批全市知名的有教学经验的老师。有郭沫若的同学、老舍夫人的同窗好友、有北京大学、山东大学毕业从教多年的老教师和年轻的优秀教师。我们的同学来自全省十多地市。入学时,全部学习成绩优秀,学习基础深厚,实践能力强。我们班是个团结友爱的集体。

  一.刚进校就碰上黄河防汛
   1958年夏,济南天气很热,下了数十年没有的大雨,沿黄各省也暴雨不断。我们入校不久,便传来黄河涨水的消息,一天比一天紧张。很快学校就开了防汛动员会,全市大中学生被分配在第三梯队。但是,没过几天我们就被调上去了。具体地点我直到现在也不清楚,听说是杨家堤口。只知道,那天清晨我们从学校出发,每人背个小背包,沿经七路向西到纬十二马路再向北。到指定地点时,已是中午饭后,草草吃点东西便拉了上去。当时,同学们劲头十足,开始是俩人抬一副小抬筐,装满土后,往大坝上送。我看到那几十米高的堤,心中直嘀咕,想这比地面高出几层楼的大堤若是决口,济南不就变成湖了吗?但是不敢对别人说。
    到了晚上形势紧张起来,老师说新的洪峰就要来,预计可达一万立方。从帐篷往上看人头攒动,人来人往;灯光闪闪,哨声、吆喝声响成一片。人们把一袋袋沙土抛到激流里,转眼就不见了。把一兜兜石头抛进水里,很快就沉到水底。我们也加入装沙袋、背沙袋的工作,整整忙碌了一夜。等天亮时,我们被替换下来休息,一个个都累散了架,横七竖八地躺在帐篷里,平时那些爱说笑的也变成了“哑巴”。这样没白没黑地忙活了十来天,才被新来的一批同学换回学校。回校后才听说,在这段日子我们敬爱的周恩来总理曾亲临济南,站在黄河铁路桥上亲自指挥战斗,我们都激动万分,一切疲劳也一扫而光了。
   二.大炼钢铁 ”热火朝天
   从黄河防汛回来后,大炼钢铁运动已经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要炼钢首先得有“炼钢”炉,我们这些学生娃娃哪懂这个,老师让我们找砖石,砌炉子。我们就三、四个人拉着地排车,到处寻寻觅觅。我记得:我与赵玉浮、刘昭敏是一小组,专门到人家街道或小工厂砌炉子的地方,趁人家不注意,每人捡三、五块砖头放在车上,拉着就跑。后来,终于在学校前面小树林里,砌成三座三米左右的“小高炉”。
生火前,我们又开始运矿石。每天下午课后,到砚池山下运二趟矿石。同学们拿着各种各样的袋子,有用书包的,也有用旧衣服、裤子装的。把矿石放在裤腿里扎得口袋里,往肩上一搭,就背回来。我用的是一个小帆布黄挎包,装的不多。差不多每次都是别的同学在半路上匀给我一点就够了。我们有时也加夜班粉碎矿石、焦炭。但生火“炼钢”这样的技术活,是请来的老师傅和高年级同学的事。最初几次连火都没生着。记得生火成功时,我们比炼出钢来还高兴,好像只要炉子着火,“钢”就炼成了。实际上,完全不是那回事。虽然矿石、焦炭、催化剂投放时间都按程序操作,但无论如何努力也炼不出“钢”来。我看到,炉前师傅汗珠像下雨,一串串往下淌,皮肤烤的通红,焦急异常的样子,既心疼又觉得好笑。最后,终于炼出几炉像蜂窝似的铁疙瘩,大家欣喜若狂,好像真得出铁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上级来了命令停火休整。那几座炉子和几块像蜂窝似的“铁疙瘩”一直放在小树林里好多年。这是我一生首次实践的失败尝试。慢慢我们进入正规的学习生活。
   三.在卧虎山水库建设的工地上
   在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的指引下,全民炼钢、全民大办农业、全民大办水利接撞而来。在这种形势下,济南卧虎山水库破土动工了。既然是全民修水库,当然少不了青年学生。于是,1959年夏季,我们停课,被拉上工地。那是个热火朝天的时代。来到工地,来不及卸下行囊,便被这种气氛感染。喇叭声,突击队的口号声,《社会主义好》的嘹亮歌声,冲破云天,直上九霄。与黄河防汛时比,又是一番不同景象,呈现的是欢乐场景。我眼中看到的是:男女突击队员推着小独轮车飞奔,喊着口号,还调侃着对方,又说又笑,互不相让。小车上,一杆杆红旗随风飘扬。忘记了汗水,忘记了疲劳,爬坡如行平地。真的是“他们都是英雄汉”“敢叫日月换新天”。至于,我们这些“学生军”,就相形见绌了。
   就我而言,开始小车推不稳,往牵引绳上挂钩不准,脚下无力,东倒西歪,不成样子,望着那三层楼高的斜坡,心里都发怵。但同学们之间,也相互比赛,不干落后。慢慢地也习惯了。虽说不能与农工大军媲美,也可差强人意了。也晒黑了皮肤,磨出了老茧,脱了一层皮。但磨练意志,锻造人格,人也老练了许多。在工地上,没白没黑的干了十七天,胜利完成任务返校。卧虎山水库的建设,还在热火朝天地燃烧着,激情还在延续。
     四.纪念五四运动四十周年,欢庆建国十周年
       一九五九年是个大年头,建国十周年大庆,五四运动四十周年纪念日。对于青年运动的先锋队,理所当然要热烈庆祝。所以,我们也就忙了个不亦乐乎。
    先说五四运动纪念日。为纪念五四青年节,我们听讲座,开主题班会,声讨在巴黎和会上签字的卖国贼。在纪念活动中,几乎所有中学都在排演活报剧《火烧赵家楼》。我们班也弄了一出。演章陆二贼的是谁,已记不清。只记得演日本人的是赵勇杰、演英国人的是刘昭敏、演美国人的是杨光山,我在中间演了个什么小角色,也不记得了。赵勇杰是我们班的天才,他不仅学习好,活动能力强,人缘也没说的,演技也是超流的。他中等个头,方圆形的脸上,挂着一付深度眼镜,说话嘴巴一撇,下巴一翘,一副活脱脱的“鬼子相”,怎么看怎么像鬼子,平时便有诨号“日寇”。故这次演出驾轻就熟,为大家看好。演英国人的刘昭敏,中等身材,白净的皮肤,略微有点驼背。刘同学为人热情,热衷于社会活动,由于其父是育英中学副校长,所以,他与老师们都很熟。就其外形看,演英国人倒也合适,只是演技差了些,缺少几分英国绅士的风度,再加上台词背得不熟,磕磕巴巴,就有些捉襟见肘了。演美国人的杨光山,是我们班篮球名手,身形灵活,能说会道,语速也快,是我们班核心人物之一。他演得美国人很有特点,傲慢中略带幽默,往往引得哄堂大笑,可说塑造人物很成功。但无论如何,经过大家的努力,倒准时搬上了舞台,获得好评,还得了个二等奖呢!
    建国十年大庆,举国欢腾。各地各界都在准备庆祝。所以,校内的活动就淡漠了些。只记得,学校庆祝活动,我们班演出的节目是大合唱——祖国颂——“太阳跃出了东海,大地一片光彩”。我们排练的很辛苦。早自习前,练,下午课前课后,都练。赵勇杰指挥,一位姓李的男生领唱,但女声部和合声部总是练不好,副班主任贾亮奎老师一直陪着我们,急得嗓子都哑了。最后还是没有拿到名次。
     
五.迁校泰安
  一九六0年夏,学校接到迁校的通知,迁校的理由是中共济南党校占用了原来山东实验中学的校址,实验中学迁到三中而让三中迁到泰安与泰安二中并校。那时,济南三中师生意见很大,有办法的都转校了,例如我班同学刘希汉(现济南中心医院著名神经内科主任、博士生导师)、刘丰田等七、八人都没有随校搬迁。但大多数同学还是服从分配参加迁校工作。这次迁校损失很大。我们四人一架地排车,分黑白两班干,在装车时损坏桌椅、教具、图书,在路上丢掉的东西,在火车站装车时漏下的东西,不计其数。许多珍贵的图书有的落在路上,有的撕烂,有的精美的插图被撕去,让人看了太心疼。到泰安后,火车站到学校的路非常差,运教具的车子颠簸的厉害,开学后,这些教具大多无法使用,桌椅也是“四肢不全”。刚到新校老师和学生学习也不安定。那年正是三年自然灾害最严重的年份,同学们吃不饱,下午课后都拿着书包到校外泰山脚下收割完的农田里,去挖地瓜巴、胡萝卜缨子回来煮着充饥。每到星期六下午,大批同学就忙着返回济南,往返的火车票当然是无钱买的,于是便当起“铁道游击队”扒火车、钻站台。当时,泰安站范围很大,出去几百米就可以自由进入,然后再绕到站台上,等火车到后,就往上挤。有一次,我到得稍晚点,火车已启动,车门也关上了,我就从最后一节车厢后面一个小梯子爬上去,谁知这是一节服务员宿舍与前面不直接通,上去后就被服务员逮住,最后只好补票。
在学校迁到泰安后的这年里,我经常回家后不返校,一呆就半月、二十天的。因为那里的生活太苦,学校还经常组织到附近生产队参加劳动,对于农活其实同学们都不会干。根本就无法分辨哪是草,哪是苗。这就像聂绀弩先生的一首锄草诗中形象的描绘一样“何处有苗无有草,每回锄草总伤苗,培苗长恨草相混,锄草又怜苗太娇,未见新苗高一尺,来锄杂草已三遭,停锄不觉手挥汗,物理谁通心自焦。”对农民来说“小菜一碟”的事,我们累的满头大汗。
有一次,我回家住着,刚巧我二姨从长青农村来看我母亲,看到我满脸菜色,双腿浮肿就想给我改善一下生活,但家里除地瓜面什么也没有,她就用地瓜面和烂菜叶为我包了一顿水饺,我吃时觉得是世界上最甜美的东西。这事我记了几十年,到老还想吃二姨包的地瓜面水饺呢!
     在泰安的一年,我经常登山。西路一般就到大众桥、冯玉祥将军墓,看着那苍劲有力的“平民诗”“为民生、为民活”那豪气冲天诗句,那铿锵有力壮语让人不能自持。再往前走到黑龙潭、阴阳界又是一番景象。走东路可到岱庙、岱宗坊、孔子登临处,最远也就是斗母宫了。我爬泰山虽然次数不少,但登顶却仅有一次。
六.登泰山看日出.
那是在一九六一年四月一日。那次登山,我们几个人酝酿准备好几天。参加者有赵玉浮、刘昭敏、孙富增、杨光山、杜庆森和我六人。半夜十二点,我们翻出学校宿舍院墙,每人拿着一根小棍,高高兴兴地踏上登程。四月初的深夜天很冷,穿着绒衣绒裤还不觉暖和。我们的目标是先登上南天门玉皇顶,到日观峰迎接磅礴欲出的旭日,实现观看太阳跳出大海的美景的愿望。
开始时,我们走的挺快,刚过斗母宫不远一片松柏小树林,我们就感到绒衣绒裤的沉重,赶忙脱下捆好扦上一根树枝担在肩上,脚步也慢下来了。过“十八盘”时,还有人说笑,走“快活三里”时,还有人唱“不到长城非好汉”。可是爬“中天门”时,就光听到吭哧声了。这时,我有点爬不动了,杜庆森赶忙接过东西,刘昭敏和赵玉浮在两边扶着我,就这样连拉带拽地一起登上南天门。
这时,天空微明,山上的小旅馆门口幌子上的字,也隐约看到了,什么棒槌店、老婆店、婆婆店的好几家,全是那种黑乎乎、脏兮兮的门面,却都挂着客满的招牌。我们顾不上细看周围景色就赶往日观峰。我们到达时,人已很多,看日出的最佳位置,早就站满了人。那天多云,五点多钟时,有人喊,人们都向东方远处望去,开始微微发黄,慢慢颜色变成橙色、红色,再后来看到好像有波纹在颜色上跳动,突然有一线亮光跳了出来,渐渐增宽,然后,还没等人们看清楚,又突地藏进一片阴云之中,大伙焦急的等待,等她再次从云中露出笑脸时,已变成一个圆圆的火球,人们的喜悦心情也随之消散了。
我们从山上向下走时,是早上七、八点钟。一块下来的人很多,路两边山坡上,有早开的桃李,迟谢的梅花,再就是满山郁郁葱葱的、常年不谢的松柏树。当年的景色已都忘却,仅有妙奇天工的仙人桥,久久留在脑海中。它是三块巨石卡在两山之间,若非天工巧造化,只要一瞬间便会轰然毁掉。是否真的有仙人从上面走过,但是凡人却是无人敢过。在下山路上有三件事我始终没忘。一是从南天门下来的石阶上,看到一位七旬老妪,在爬山。她每走一步便跪下,冲着山上磕一次头,周围跟着一群人观看,有人说,她是从山下一直这样走上来的,为的是还愿。对这种虔诚,我从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儿,近年随着我对伊玛尼信仰的加深,我对老人行为理解又深了一层。二是一群愉快的担伕,随着初升的太阳,唱着山歌,哼着号子从山下走来,他们一条扁担两条绳子,有的一头一捆木柴,有的一头一捆红砖,有的是几袋粮食或日常用品。休息时,我们坐在一起有意识的询问了几句,知道他们都是山脚下村子的农民,常年给山上的庙宇、客栈送这些东西;夏季一日两次,冬天天短就上山一次。他们已经练就了铁肩膀,铁脚底,并不感到特别辛苦。我们试着挑一下担子足有五、六十斤别说登山,就是平地也走不了多远。这些担伕,有的已经干了二、三十年,大部分是家族世袭的。有的已干了几代人。第三件事是我们亲历的。当我们快到山底时,我们中的孙富增同学突然肚子疼的直不起腰,而且恶心呕吐。开始他还能跟在后面慢慢地走,后来确实不行就蹲在地上,其实大家也都筋疲力尽,没有一个能背着他走的。然后,大家商量留两个人守着他,其余三人分头去借抬人的工具,过了一会儿,借来两根棍子,一床被单和几根绳子。就这样捆成一副临时担架。我们五人轮流将孙富增一直抬到泰安人民医院,已经是下午四点。坐到急诊室外的连椅上,就累得动不了了。打电话给学校的同学来换,不一会儿我们班在校的同学都来了,有人抬他回校,有人帮我们拿东西,气氛非常热闹,到校时已晚上八点多钟。这是我一生仅有的一次实地野外救护活动。
七.我的英语老师.
     我上高中的那些年,各中学开讲外文课且大都设的外文课是俄语,而济南三中却是为数不多的开设英语课学校之一。这可能三中老教师多,师资力量强有关。我在三年里两位老师,一男一女都是老教师。前二年韩明斎先生是位男的,毕业是一位叫赵同芳的女先生教,她还是我高考时的辅导老师。韩先生高高个子,人挺瘦,显得颧骨突出,头发疏疏落落黑白相间,前额很宽,眼中充满智慧,为人很幽默无论讲课或平时经常说几句俏皮话调节气氛。韩先生穿着朴素,无论冬夏都上身穿灰色中山装,蓝裤子。一双黑色布鞋已穿的很旧了。平时说话有点大舌头,但教发音还是很准。上课时,手中拿一个纸粉笔盒里面放几只碎粉笔,进门把盒子往讲台上一放,拿出一支对着黑板疾书一行英文字或几个单词,回头便开始提问,一般是上堂课讲的重点段或关键词,然后再展开讨论。他的课堂比较活跃,同学们都不拘束。韩先生搞小测验几乎每周都有一、二次,由于我比较爱学,记忆力又强所以每次都得“五分”,韩老师便记住了我。当时讲英语都是照课本,没有课外辅导材料。有次我从外文书店买了本《船长与大副》缩写英译本有很多地方看不懂便去问韩先生,他详细给我讲解并教我如何选择课外读物,还为我推荐了《王子与贫儿》《雾都孤儿》等通俗的,注释本读物。慢慢我和韩明斎先生熟悉起来,经常得到他的指导,我一生喜欢外国文学,他是我的第一位启蒙老师。
高中时的第二位英文老师是赵同芳先生,她是一位非常慈爱的老妈妈,个子不高,很爱说道,对同学挺亲切,年龄将近60岁,但看上去不像,看得出年轻时定是个小巧玲珑的小美人。赵先生是北平师范大学的高材生,据说她与老舍先生夫人胡洁清女士是同班好友,老舍先生夫妇留居济南时赵老师是他们家的常客。三十年代曾在省立济南一中任英文教师,在济南中学界小有名气。赵老师英文水平高,说话挺快,读起课文速度也快,有时我就跟不上,下课问她,先生便和蔼讲解,从不烦。在我班同学中,我不是她最喜欢的,我对英文的重视程度不似对数学、物理,比我们的英语课代表李某差多了。他经常在赵先生身边肯定能学到更多的东西。我们班与赵先生最熟的是刘照敏,他是十六中学副校长的儿子与赵先生是多年的邻居,有什么要帮忙的事她总是让照敏去干,如同自己孩子,照敏到她家也是出入自如。赵老师不亏为名校毕业生,家中摆设素雅,没有多少装饰品,只是书柜里让人见到羡慕不已,尤其是外文原版书很多,精美的装潢,非常吸引我们。但是没有老师的许可,我们干瞪眼望书兴叹了。
我是1961年从济南三中毕业的。那时济南三中已迁到泰安,与泰山脚下的泰安二中并校,对内统一管理,对外仍然署名济南三中。我们十四级的同学高考临近又要复习功课,又要填报高考志愿,又忙又急。对填志愿更是东碰西撞,幸好学校为我们指派了辅导老师。赵同芳老师就是我的辅导老师。她对我很体贴,对我的学习情况也很熟悉。他帮助我制定了好几套报考方案,她先让我自己报考做个草案,然后逐个学校分析、对比帮我放弃了报考清华物理系和北京航空学院驾驶系的打算,确定了大连海运学院海管系为第一志愿。结果如愿以偿,我真的考取了大连海院。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赵老师时,她好像比我还高兴。时光荏苒近五十年过去了,赵同芳老师不知您还健在否。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回复 江洲游子 2017-5-4 13:45
难忘青葱岁月。
回复 枫园牧人 2017-5-4 16:33
江洲游子: 难忘青葱岁月。
谢谢老师临屏支持,送花鼓励!下午好!
回复 老叶根深 2017-5-4 19:53
青春的经历,甜蜜的回忆。
回复 枫园牧人 2017-5-4 20:41
老叶根深: 青春的经历,甜蜜的回忆。
谢谢老师临屏支持,送花鼓励!晚上好!
回复 玛丽 2017-5-5 17:53
文章过长了,冲淡了五四青年节的主题了,个见勿怪。
另外题目中的亿往是否应该是忆往呢?
回复 枫园牧人 2017-5-5 20:31
玛丽: 文章过长了,冲淡了五四青年节的主题了,个见勿怪。
另外题目中的亿往是否应该是忆往呢?
姜老师法眼,一眼看出破绽。题目确实是临时改的。原题目是《回忆中学往事》。谢谢批评指正!谢谢送花鼓励!问好!
回复 laoxian19531120 2017-5-7 20:05
难忘的青葱岁月。
回复 枫园牧人 2017-5-10 08:24
laoxian19531120: 难忘的青葱岁月。
谢谢罗老师临屏支持,高赞鼓励!
回复 laoxian19531120 2017-5-10 09:04
枫园牧人: 谢谢罗老师临屏支持,高赞鼓励!
回谢!周老师上午好!
回复 枫园牧人 2017-5-10 09:51
laoxian19531120: 回谢!周老师上午好!
谢谢罗老师热心指导!遥握问好!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